药店董事长被控卖假3M口罩 穿防护服戴护目镜出庭


首先,一个最普遍用来解释死亡率差异的因素是患者的年龄。

一些流行病学家认为,德国进行比大多数欧洲国家更多的病毒检测,也可能是导致死亡率降低的重要原因。由于死亡率的高低同时取决于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,当分母不能真实反映该国的患病人数时,死亡率自然会偏高。这种情况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伊朗。

图为事故现场。钟欣 摄 钟欣 摄

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信息显示,吴女士一家居家观察后,为了保障安全,当地社区、居委会等做了许多工作。

相较之下,德国中央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:目前德国所有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的人中位年龄仅为47岁,有82%的病例在60岁以下。

3月27日,贵阳市南明区太慈桥社区相关人员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,吴女士一家仍在家中,没有外出。接下来将努力继续扩大告知范围,做好相关解释工作。

检测力度不够,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。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,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,提升检测能力。但《纽约时报》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,只有在疫情早期,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,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。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。

经初步摸排,事发时受困人员12人。截至28日凌晨2时30分,搜救出4人,已送医治疗,生命体征平稳,还有8人被困,搜救工作正紧急有序进行。前几天,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太慈桥社区一小区住户吴女士一家从美国返回,在酒店医学观察期间,因有两个未满两月的孩子,加之核酸检测阴性CT也正常,在相关部门批准后,遂回家观察。

“意大利的高死亡率主要是因为年龄。早期数据显示,病亡者的平均年龄高达81岁。”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、流行病专家张作风教授对澎湃新闻说。

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3月26日发布的最新一版欧洲疫情评估报告中指出,对德国、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冠肺炎疫情数据初步分析显示,这些国家中60岁及以上患者的死亡风险和死亡人数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迅速增加。在住院病例中,15%的病例患有严重基础疾病,其中老年人的病死率更高。